未分类

百度网盘APP为什么视频看不到字幕

  

經過紀天行的提醒,鄭嶸和伍旭三人,都意識到礦洞有問題。

三人都有些擔憂,紛紛詢問紀天行,是否瞭解內幕情況。

紀天行並未多說什麼,隻是叮囑瞭幾句。

“既然幾個統領和四護法下瞭封口令,這件事肯定關系重大。

沒有調查清楚之前,咱們也不能憑空揣測,否則會被統領和四護法嚴懲。

大傢隻需嚴加防范即可,這件事以後再說。

當務之急,我們得盡快開采足夠的靈石和寶石,完成上頭規定的任務。”

三人都明白紀天行的意思。

未知的兇險和災難,不一定什麼時候來臨或發生。

但是,他們如果完不成任務,兩天後就要被丁統領嚴懲。

這是實實在在的威脅。

很快,伍旭、白凱旋和鄭嶸三人,就投入到礦脈的開采工作中。

他們想方設法的安撫礦工們,各種威逼利誘,迫使眾人去開采礦脈。

當然,他們自己也沒閑著,都使出渾身解數,加入挖礦的隊列中。

甚至,為瞭加快采挖靈石的速度,他們還不惜動用一些秘法。

一時間,偌大的礦洞裡忙碌起來,到處都是“叮當叮當”的撞擊聲。

紀天行也沒歇著,一邊采挖靈石和寶石,一邊觀察礦洞裡的情況。

不管是漆黑的坑洞,幽深的裂縫,還是雜亂的石叢,他都仔細檢查過。

在幾處隱蔽的角落裡,他找到瞭一些線索。

有幾塊染血的碎佈片,還有幾根發絲。

他動用神識,仔細探查過這些碎佈片和發絲,便得出瞭結論。

這是某些礦工死之前殘留的痕跡,上面有一絲非常微弱的氣息,讓他感到有些熟悉。

毫無疑問,那種似有若無的氣息,正是魔族的氣息。

也隻有他對魔族非常瞭解,才能感應得到。

換做神礦裡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辨認出來。

這個發現,讓他的心情變得沉重,雙眼中閃爍著精光。

“目前看來,那些接連死亡的礦工和監工們,多半是被魔族害死的。

真是沒想到,始祖魔神在神武大陸站穩腳跟以後,勢力擴張的如此快。

前有兩個血神子半路截殺我,現在又有魔族在神礦裡作亂,大肆屠殺礦工。”

其實他也明白,冰川神礦非常偏僻,地下礦道又非常復雜,最適合魔族在此作亂。

尤其是那些礦工們,都有天元境和煉魂境的實力。

對魔族和血神子而言,這些人就是最佳的補品,能讓它們快速提升實力。

這裡簡直就是魔族的樂園!

不過,他身為魔族的克星,來到瞭冰川神礦。

暗中作亂的魔族,死期就要到瞭!

……

不知不覺,一整天就過去瞭。

到瞭深夜時,兩百多名礦工都累的筋疲力盡,無精打采瞭。

紀天行便下令,讓礦工們休息半夜,明天清晨再繼續開礦。

那些礦工們一聽,頓時都雙眼綻放精光,露出欣喜和感激的表情。

以前,他們被監工逼著夜以繼日的勞作,不能有一點怠慢,否則就要挨鞭子。

他們往往要辛苦勞作二十八個晝夜,才能休息兩天時間。

紀天行竟然如此仁慈,頓時就贏得瞭眾多礦工的好感。

眾人紛紛停工,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縮在礦洞的各個角落裡,合衣而寐。

鄭嶸、伍旭和白凱旋,也紛紛來到紀天行身邊,與他一起坐在磨盤大石上,商量接下來的計劃。

“柯藍,雖然那些礦工們非常辛苦,看起來有些可憐,可咱們不能讓他們休息啊!”

“剛才我已經清點過瞭,今天我們所有人總共開采瞭三千多塊靈石,三十多塊寶石。

照這個速度下去,明天夜裡丁統領來檢查,咱們肯定完不成任務啊!”

“柯藍,咱們才來礦區,第一次監工,就無法完成任務。

以那個丁統領的性子,肯定會從重懲處我們,殺雞儆猴啊!”

三人都憂心忡忡,頗為焦慮。

鄭嶸皺起眉頭,滿腔鬱悶的道:“之前我還在想,若是咱們完不成任務,幹脆就每人拿一些靈石出來,湊夠瞭交上去。

可丁統領要的是靈石和寶石的原礦,也不知道我們繳納成品行不行?”

一邊說著,他拿出兩個灰色的乾坤袋,遞到紀天行面前。

這兩個袋子裡,裝著眾人一天努力的成果。

其中有三千多塊靈石原礦,三十多塊寶石原礦。

紀天行懶得清點,直接把乾坤袋收下瞭,面色凝重的道:“大傢別著急,明天我們再加把勁就是瞭。

實在無法完成任務的話,就照鄭嶸說的辦,讓丁統領通融一下。

今夜大傢都辛苦點,盡量打起精神,隨時註意礦洞裡的動靜。”

三人都點頭答應瞭,然後分散到礦洞的四周角落,找隱蔽的地方打坐調息。

紀天行坐在一簇亂石叢中,閉著雙眼打坐調養。

他周圍和頭頂都是嶙峋的巨石,將他擋的十分嚴密,不仔細看根本不會發現。

夜深瞭,礦洞裡光線幽暗,十分靜謐。

隻有一些礦工的呼嚕聲,和低沉的竊竊私語聲,在夜空中流淌。

不知不覺,到瞭凌晨寅時。

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也是一天中最困乏的時間。

伍旭和白凱旋三人,暗中監視礦洞的動靜,堅持瞭大半夜。

眼看著黎明將要到來,礦洞裡一夜都無異常,三人便放松瞭警惕。

但就在這個時候,在礦洞的東南方角落裡,有一片暗紅的血光,無聲無息的出現瞭。

那片詭異的血光,從一條漆黑裂縫裡鉆出來,如流水一般在地面上蔓延。

誰都沒有察覺到異常。

短短幾個呼吸後,那片血光就蔓延到一塊磨盤大石附近。

大石上躺著三個衣衫襤褸的礦工,正蜷縮著休息,意識昏昏沉沉的。

突然,血光悄無聲息的蔓延開來,把他們三人籠罩瞭。

但凡被血光覆蓋的地方,不論皮膚、血肉還是衣衫,都迅速腐蝕崩裂,變成黑灰。

三人頓時驚醒瞭,驚駭的瞪大眼睛,表情驚恐的張嘴呼救。

可他們被血光籠罩瞭,既無法發出聲音,也絲毫不能動彈。

眨眼間,三人就被血光抽幹瞭血氣精魂,變成一具幹癟、蜷縮的焦屍。

就像被火燒過一樣。

劍破九天

Author

头像
ije3gt8d6@yahoo.com